衛星數據生意該怎么做?

宋笛2019-10-28 14:29

經濟觀察網 記者 宋笛 過去一周,大地量子創始人兼CEO王馳接待了多個拜訪,其中包括幾家大型的跨國農業集團:他們想來看看衛星數據在農業領域還能做些什么?

大地量子是一家成立于2016年的空間數據處理公司,目前其主要的業務是基于衛星數據,為農業、國土、環保等領域的客戶提供相關的解決方案和策略。諸如人工智能等新型數據處理方式的出現讓衛星數據可以被更有效的處理,也更容易被民用公司挖掘出新的價值,因此,在中國、美國等多個國家出現了一批基于衛星數據的商業公司。

對于政府機構,衛星數據的價值較為確切,諸如10月5日發射升空的高分十號衛星,其地面像元分辨率最高可達亞米級,主要用于國土普查、城市規劃、土地確權、路網設計、農作物估產和防災減災領域等等領域,但是對于商業公司,衛星數據的價值到底有多大,如何定價,如何運營尚未有一個明確的定論。

衛星遙感商業化在全球范圍內經歷過一段時間的快速增長,但是在2017年后卻出現了增速的下滑——根據艾瑞咨詢的研究報告顯示,2018年全球衛星遙感產業規模不增反減,一位遙感行業人士對經濟觀察網表示,隨著數據處理能力的進步,衛星數據能做的事情確實多了很多,但是也沒有一些人期望的那樣“神奇”。

“核心不僅僅在于技術本身有多先進而在于數據到底能解決客戶什么問題,為哪些客戶解決問題”,大地量子合伙人兼商務副總裁黃彥翔對經濟觀察網表示。黃彥翔此前曾在陶氏集團創新業務部任職,據其介紹,從2012年開始,全球各大農業巨頭開始布局數據農業,寄望通過更為科技化的手段提高農業的產量,衛星數據是整個數據工具中重要的一環,但是即使在同一細分領域中,客戶對于衛星數據的需求有著巨大的差別。

以農業為例,黃彥翔表示在美國,由于人均耕地占有量較高,農業集中化程度高,一些農場主會直接訂購衛星公司的數據服務,這些服務的重點在監測并分析農田本身的長勢情況,給農場主的農事操作提供數字化的建議;在中國,由于人均耕地占有量小,農戶一般不會直接訂閱衛星數據服務,更多的客戶來自于大型農墾集團、保險公司,其中一些機構訂閱數據也不僅僅是監測單個農田長勢,更多的是從宏觀農業動態數據解讀中做進一步商業決策。

中國市場呈現的另一個特點是政府客戶較多,黃彥翔介紹,目前政府買單“意愿”較強,其公司有大量的客戶是政府機構或者其相關供應商,他們希望利用衛星數據來監測區域的環保治理狀況,或者為城市交通、基建提供配套服務。

“幾乎每一家機構對數據的結構和其需要解決的問題都有不同的要求,定制化是比較普遍的方向;所以很多美國農業公司在處理中國業務的時候,往往也會選擇與本地化的衛星數據公司合作,即使美國本土已經有大量的衛星數據公司”, 黃彥翔對經濟觀察網表示。

解決問題是民用衛星數據公司需要邁出的第一步,更重要的在于以什么樣的成本去解決問題,衛星數據公司使用的數據趨同,來源上并沒有較多的門檻,因此更多的競爭建立在數據處理能力和商業模式上。

“衛星數據主要來源于兩部分,一部分是政府、機構公開的免費數據,這些精度差一點,一部分是從特定機構購買的精度較高的數據”,王馳對經濟觀察網表示,在能夠解決問題的數據中,付費數據占據了較多的比例。

這也意味著,如果衛星數據公司涉足多個領域,那么每涉入一個新的領域,衛星數據公司將會為數據支付大量成本,而如果僅僅關注于一個垂直領域,又會因為業務量的限制發展受阻——按照王馳所述,被很多數據公司視為重要市場的農業保險全國總體量也僅在600億左右,其中能給衛星數據公司的更是微乎其微。

“目前認為比較可行的路徑是建立一個數據庫,不斷往其中添加各類數據,然后用這個數據庫的整體能力為客戶服務,讓數據不斷被重復使用,從而攤平成本”,王馳對經濟觀察網表示。

按照王馳介紹,目前大地量子每個月平均會往數據庫中添加超過20個數據類別,并形成一個相關的數據產品。在數據處理的邏輯上,更多的考量數據的相關性而非因果性,即其在進行數據建模時并不憑借經驗先期篩選數據類別,而是盡可能多的將各類數據導入,并多次驗證,逐步完善模型。

“數據就像是一個球,當我們積累越多的數據,這個球變得越大的時候,它的邊界就越大,接觸到的范圍就越大,能夠擴充的數據也就越多”,王馳表示。

在王馳看來隨著數據量積累,數據多樣性的完備,衛星數據可能會提供一些意向不到的結果。“數據間的關聯有時候是超過人們此前的經驗認知,在數量積累到一定程度后,衛星數據可能會回答更多的問題”,王馳表示。

版權聲明:以上內容為《經濟觀察報》社原創作品,版權歸《經濟觀察報》社所有。未經《經濟觀察報》社授權,嚴禁轉載或鏡像,否則將依法追究相關行為主體的法律責任。版權合作請致電:【010-60910566-1260】。
大科創新聞部主任
主要關注于科技類、創業類產業政策、創投領域以及交通物流領域。擅長深度報道和人物特寫。
11加一中五个红球多少钱